ChinaKnowledge.de -
An Encyclopaedia on Chinese History, Literature and Art

Jinshi cuibian 金石萃編

Jan 3, 2020 © Ulrich Theobald

Jinshi cuibian 金石萃編 "Dense collection of bronze and stone inscriptions" is a book on ancient stone and bronze inscriptions compiled during the late Qing period by Wang Chang 王昶 (1725-1806), courtesy name Defu 德甫, style Shu'an 述庵 or Lanquan 兰泉, from Zhujiajiao 朱家角 near Qingpu 青浦, Jiangsu (today part of Shanghai).

工诗文,与王鸣盛、吴泰来、钱大昕、赵升之、曹仁虎、黄文莲并称“吴中七子”。 [2] xxx

Wang also wrote the travel reports Shi Chu congtan 使楚叢譚 and Zheng Mian jiwen 征緬紀聞, and compiled the poetry collections Ming cizong 明詞綜 and Guochao cizong 國朝詞綜. His own poems and prose writings are assembled in the books Chunrongtang shiwen ji 春融堂詩文集, Huhai shichuan 湖海詩傳 and Huhai wenchuan 湖海文傳.

一百六十卷。清王昶編撰。王昶(1725-1806),字德輔,號述庵,又號蘭家,江蘇青浦(今屬上海市)人。乾隆進士,官至刑部右侍郎。好金石之學,收羅商周銅器及歷代石刻拓本頗多。曾參加纂修《大清一統志》、《續三通》等書。能詩詞、古文。著有《春融堂集》。輯有《明詞綜》、《國朝詞綜》、《湖海詩傳》、《潮海文傳》等。本書成于清嘉慶十年(1805年),為一部石刻文字和銅器銘文的匯編。共收歷代碑刻、銅器銘文和其他銘刻一千五百余種。年代從先秦到宋、遼、金,所收碑刻文字之多,在他前后都不曾有過。編書的體例是,題目下注明碑刻、器物的尺寸和存處,漢以前的按原來的篆文或隸書摹寫,漢以后的用楷書。碑文之后還附有見于各金石書集或文集中的有關題跋,最后為編者的考釋或按語。道光、咸豐時,為此書作補編、續編者有好幾家,其中以陸耀通的《金石續編》二十一卷為最著,共收從漢到宋、遼、金、西夏的石刻文字四百余種,另外,還有銅器、鐘銘等十余件。書的體例,和《萃編》一樣,只是在許多條之后,又有陸氏的題識。1918年羅振玉刊印《金石萃編未刻稿》三卷,其中收集元碑八十種。此稿為王昶未竟之作。羅氏印此稿,是為補《金不萃編》和《金石續編》不錄元碑的空白。 金石志。清王昶編。一百六十卷。嘉慶十年(1805)自序云:“余之為此,前后垂五十年矣。”“凡額之題字,陰之題名,兩側之題識,胥詳載而不敢以遺。……至題跋見于金石諸書及文集所載,刪其繁復,悉著于編。前賢所未及,始援據故籍,益以鄙見,各為按語。”此書卷四一至一二二為唐五代,文學資料豐富。繼此書而續作者有:清武進陸耀遹纂、太倉陸增祥校訂《金石續編》二十一卷,其中卷四至一二為唐五代。大興方履篯纂《金石萃編補正》,其中唐碑十五種。仁和王言纂《金石萃編補略》二卷,其中唐碑三十四種。甘泉毛鳳枝纂《金石萃編補遺》二卷,其中唐碑五十三種。又,烏程嚴可均纂《平津館金石萃編》二十卷等。以上各書,有木刻本、石印本、影印本。 清代金石學著作。為一部石刻文字和銅器銘文的匯編。王昶撰。昶字德甫,一字蘭泉。松江青浦(今屬上海市)人。書成于嘉慶十年(1805)。 該書共一百六十卷,所收資料以歷代碑刻為主,共達1500余種,銅器和其他銘刻僅有十余則。年代從秦到宋、遼、金。所收碑刻文字之多,在其前或以后,都還不曾有過。書的體例是,題目下注明碑刻、器物的尺寸和存處,漢以前的按原來的篆文或隸書摹寫,漢以后的用楷書,碑文之后附有見于各金石書或文集中的有關題跋,最后為編者的考釋或按語。參與全書編纂工作的有朱文藻、錢侗二人。道光、咸豐時,為此書作補編、續編者有好幾家,其中以陸耀遹的《金石續編》二十一卷為最著,共收從漢到宋、遼、金、西夏的石刻文字400余種,另外還有銅器、鐘銘等十余種。書的體例和《萃編》一樣,只是在許多條之后又有陸氏的題識。1918年,羅振玉刊印《金石萃編未刻稿》三卷,其中收集元碑80種。此稿為王昶未竟之作。 羅氏印此稿是為補 《萃編》、《續編》不錄元碑的空白。 中國清代金石學重要著作。是一部以石刻文字為主兼收少量銅器磚瓦銘文的匯編。作者王昶(1724~1806),字德甫,號蘭泉,一號述庵,江蘇青浦(今上海市松江縣)人,乾隆進士,官至刑部右侍郎。一生著述很多。《金石萃編》書成于嘉慶十年(1805)。全書共160卷,所收資料達1500多種。石刻年代上自周秦,下迄宋、遼、金,突破了當時一般金石學著作只收到五代的舊例,提高了該書的資料價值。王氏曾遍訪各地金石碑刻,對當時新出土新發現的資料以及前人忽視的某些資料加意收集。如在兩漢碑刻部分不僅收錄了宋人《隸釋》和《隸續》等書中的全部漢碑資料,而且還收入了當時出土不久的漢曹全碑、張遷碑以及東漢武梁祠、武氏石室等畫像與題榜等。在三國至宋、遼、金各卷中,不僅收入了著名的魏公卿將軍上尊號碑、吳天發神讖碑、梁瘞鶴銘、北魏龍門造像題記、張猛龍碑、唐昭陵諸碑等,還收入了唐乾寧四年 (897)賜錢镠鐵券、五代后蜀毛詩石經、遼云居寺石經記事碑以及南詔、大理石刻等。《金石萃編》的編纂體例完備,全書所收資料按時代先后順序排列,每件銘文都注明原器物尺寸、出處等。晉以前銘刻文字多為篆書隸書,依照原文摹寫,并加以訓釋,以保存原貌。南北朝以后的銘文則以楷書寫定。凡碑陰、碑側以及碑后題識一一詳錄,收羅無遺。錄文之后附錄有關金石書及各家別集中的有關題跋論述,最后為作者按語,頗多精辟獨到之見。《金石萃編》的版本有嘉慶年間自刻本、經訓堂刻本等。目前最通行的是掃葉山房石印本以及北京中國書店影印本。 《金石萃編》歷來被視為清代金石學集大成的著作。后世仿照其體例的金石書和為其作續、補的著作很多,除王氏《金石萃編未刻稿》三卷,收元碑80種外,還有黃本驥《金石萃編補目》三卷,方履篯《金石萃編補正》四卷,王言《金石萃編補略》二卷,陸耀遹《金石續編》二十一卷,陸心源《金石續編》二百卷,陸增祥《八瓊室金石補正》一百三十卷等。
Figure 1. Beginning of the Jinshi cuibian 金石萃編
The first of the ten Stone Drum songs (Shigushi 石鼓詩) from the late Spring and Autumn period 春秋 (770-5th cent. BCE), in original script and transcription (Wu che ji gong 𨖍[=吾]車既工[=攻]) into modern Chinese. The text is introduced by a short description of the appearance of the ten stones. Boxes □ mark characters that were unreadable, double dots 、 mean repetition of a character.
Sources:
Fan Maozhen 范茂震 (1994). "Mingbei dingwen, wanjian guwu: Wang Cheng yu Jinshi cuibian 名碑鼎文 宛見古物──王昶與《金石萃編》", Meishu zhi you 美術之友, 1994-03.
Long Ye 龍野 (2016). "Wang Chang Jinshi cuibian yi jinshi zheng jingshi fangfa shulun 王昶《金石萃編》以金石證經史方法述論", Chuxiong Shifan Xueyuan xuebao 楚雄師範學院學報, 2016-11.
Yin Quanzeng 殷全增 (2019). "Wang Chang Jinshi cuibian kaoju tiba xinli 王昶《金石萃編》考據提跋析例", Zhongguo shufa 中國書法, 2019-09.
Zhao Chengjie 趙成傑 (2017). "Jinshi cuibian de chuanbo yu jieshou 《金石萃編》的傳播與接受", Jiangsu Keji Daxue xuebao (Shehui kexue ban) 江蘇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17-06.
Zhao Chengjie 趙成傑 (2017). "Jinshi cuibian zhi xubu ji qi jinshixue yiyi 《金石萃編》之續補及其金石學意義", Meishu xuebao 美術學報, 2017-09.
Jinshi cuibian 《金石萃编》历来被视为清代金石学集大成的著作。后世仿照其体例的金石书和为其作续、补的著作很多,除王氏《金石萃编未刻稿》三卷,收元碑80种外,还有黄本骥《金石萃编补目》三卷,方履篯《金石萃编补正》四卷,王言《金石萃编补略》二卷,陆耀遹《金石续编》二十一卷,陆心源《金石续编》二百卷,陆增祥《八琼室金石补正》一百三十卷等。

Jinshi cuibian bulüe 金石萃編補略

二卷。清王言撰。王言,字蘭谷,浙江仁和(今杭縣)人。咸豐舉人。官嚴州壽昌(今浙江建德縣)縣學訓導。本書為補訂王昶《金石萃編》而作。書中著錄自漢至唐石刻及鐘銘等41種,皆《萃編》所未錄。體例均依照《萃編》,但采錄各家考證不甚完備。書中所錄四十余種碑刻,惟唐貞觀十四年(640)濮陽令于孝顯碑為諸家所未錄,是為此書之一特色。其余有所裨補于《萃編》者很有限,且其中錯謬之處亦甚多。如凝禪寺浮圖銘,其側有唐永徽□年題字二行,書中失拓。又沈濤常山貞石志有跋尾一通,書中未銘。漢蒼公墓記,諸家認為是偽刻,亦載錄。其他如秦望山法華寺碑,不僅為翻刻之本,且文字亦多臆改。傳本有光緒八年(1882)杭州“抱經堂”刻本。
Source:
李學勤, 呂文郁1996吉林大學出版社 《四庫大辭典 上》 第1491.

Jinshi cuibian buzheng 金石萃編補正

Jinshi cuibian buzheng (Qing) 方履籛 Fang Lüqian 四卷。清方履篯撰。方履篯(1790-1831),字彥聞,河北大興(今北京市)人。嘉慶二十二年(1817)舉人。官至福建閩縣知縣。所著書有:《富蘅齋碑目》六卷、《河內縣志》二十卷、《武陟縣志》二十卷、《伊闕訪碑錄》三卷,皆少傳本。方履篯博學,工駢體文,又篤好金石。嘗游歷冀、兗、青、豫諸地,遇斷碣殘碑,必手拓其文。故本書所錄,以中州石刻為多。書中著錄碑文五十種,計南北朝碑五種,唐碑十五種、其余皆宋、金、元三代之物。其中訂正王昶所著《金石萃編》的,有唐劉仁則造像碑、蘇文貞公碑、王仁皎碑、洞清觀鐘款、裴耀卿碑等五種。書中采輯諸家跋尾較少。書末附有澠池、新鄭、鹿邑三縣碑目,共六十九種,也不完備。本書實為未定本,初無刻本。至光緒二十年,張祖翼向吳申甫借得書的稿本,才子付印。但書中所錄泰定三年天寶宮圣旨碑之元人蒙古文字,及當時偽體俗語,多所辨正,而為自來著錄家所未有。傳本有光緒二十年(1894)影印本。
Sources:
李學勤, 呂文郁1996吉林大學出版社 《四庫大辭典 上》 第1491.
唐貴榮1997 中州古籍出版社 《中國書目檢索辭典》 第417.

Jinshi cuibian bumu 金石萃編補目

三卷。清黃本驥撰。黃本驥(約1792-1861),字仲良,湖南長沙人。道光元年(1821)恩科舉人,黔陽縣教諭。著有《古志石華》等書。書名補目,蓋為清吳榮光主編《筠清館金石記》之草目,輯而成書。以王昶《金石萃編》為蘭本,凡萃編已著錄的均不再錄。就所無者,自三代以下,按年次編輯,備錄原文,并加以考釋。歷經六年,底稿始成。原題名“金石萃編補遺”,總計其卷數,反多于《金石萃編》。后吳榮光以湖南巡撫左遷,攜稿而去。至吳榮光卒,原稿流落,始終未能刊印。故黃本驥將所留存的該書之草目,訪孫星衍《寰宇訪碑錄》的體例,只編書目,有目無文,亦無考證,故改名為《金石萃編補目》。書中補目,起自三代,迄于遼、金,再加上西夏、高麗、越南、日本諸碑,為目共兩千多條,以備搜羅之前導。后陸增祥編撰《八寶瓊石金石補正》,即以吳榮光之原稿為據。吳氏卒后,其原稿流落到何紹基手中,于是陸增祥錄取以補其書之不足。傳本為“聚學軒叢書”本。
Sources:
李學勤, 呂文郁1996吉林大學出版社 《四庫大辭典 上》 第1491.
唐貴榮1997 中州古籍出版社 《中國書目檢索辭典》 第417.

Jinshi xubian 金石續編

金石續編 二十一卷(續修) Jinshi xubian (Qing) 陸耀遹 Lu Yaoyu 二十卷。清陸耀遹撰。陸耀遹(1771-1836),字紹聞,江蘇武進人。官淮安府學教授。陸氏酷嗜金石文字,編撰本書主要是為了補王昶《金石萃編》未竟之業。書中錄金石文字共四百三十種,均為《萃編》所未錄。其中有一百七十余條只有目而無文。屬陸氏雖聞此刻之名,但未見到拓本,故只錄其目。書中所錄金石,均依年代先后次序編輯。凡碑為后人所重刻者,則以重刻之年代為準。凡為偽品,均為刪汰。其他體例,一仿《萃編》。書中所錄碑刻,與史事有重要關系的有:永壽元年右扶風丞李君通閣道記、鳳凰元年九真太守谷朗碑、正光四年營州刺史高貞碑、武平二年朱岱林墓志、隋太仆卿元公及夫人姬氏二墓志、唐豆盧遜墓志等,均錄全文,足以校正其他拓本之缺字。書中諸刻跋尾,均經陸增祥校訂。傳本為同治十年(1871)“雙白燕堂”刻本。
Source:
李學勤, 呂文郁1996吉林大學出版社 《四庫大辭典 上》 第1491.